闔上了還未看完的如果那一天

夜半窗外強風仍不停歇

生理時鐘要我入睡

 

 

不知從哪模糊人的手中

很自然地接過他的奇特的長煙放到嘴邊

那管長煙前端,連接著另一隻更細的紅煙

味道如何?

我只努力將那口煙送進肺裡而已

 

 

甦醒前最後一段

 

他出現了

我知道這是三年前的身影

如今他不長這個模樣

我們被迫?參與了一段旅程

 

一路上我不斷想傷害他,用那些仍存在的怨懟

 

他多是沉默或偶爾流露歉意地辯駁

 

也許是我找他來的

了解現實中不該再提起,必須前進

 

在這裡我才能對他發洩

 

 

此時,

才了解自己是多徹底的溫和派和平主義者

 

不然早準備刀械槍砲

在異世界裡

大開殺戒不也挺好

 

下次吧。等我學會如何去骨

 

 

 

 

是賈德。如果那一天的賈德

與他一家子的唇槍舌戰

灰色尷尬的守喪氣氛

彆扭的手足情

與被背叛或青春時未完的愛情

都滲進了心的縫隙

產生了夢境

 

而那個五味雜陳的擁抱

願他的心有嚐到那滲進去的眼淚有多鹹

 

 

 

 

 

 

 

 

 

 

 

 

 

創作者介紹

【Navy Way】 貓與林檎之詩

Nai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