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川 舞 Mai,這麼美的名字

非常匹配我在澳洲第一個認識的日本女孩。

 

我們住在同一棟share house,

這房子隔成左右兩邊有走道相通,總共有十間房

我跟Mai是分住在不同邊。

 

一開始成為朋友的契機很妙

她的男友是尼泊爾人Jack,長相帥,臉上穿了不少洞,常彈吉他唱歌

而Bishal是Jack的朋友,B先生在住進這房子之前就跟Mai認識了

當時,B先生苦於想多認識我,想知道我對他的想法

於是有天,他看Mai待在房間裡就說

『There's one girl i like very much, help me 2 make friend with her.。』就是所謂的間諜與臥底啦~


心腸好、笑容可掬的Mai就到我住的這邊來打招呼

我們聊了很多,價值觀也很相同

她也相當盡責地說了不少B的好話

之後我們成了很投緣的朋友。

 

在我也成為尼泊爾人的女友戰利品

我們常常談論吐苦水這種在第三國談戀愛的異國戀

心中都明白戀情最壞的結果

她也坦言之所以待在澳洲第二年是在陪男友

 

在我的眼中

Mai是個超優質的女孩

愛笑、漂亮、心地善良、聰明、親切有禮、住在東京....

(跟我這不討喜的天生臭臉完全相反)

老是覺得她男友真是哪來的好運!!

 

在她回日本前,她提出了分手

但男方暫時說服她可以他們是可以繼續下去的

這是她喝醉後跟我說的

她很愛他

但實際又理性的她只能說分手

 

回日本時,

她只帶了一個隨身側包傍身

原本她的行李已經夠精簡了

卻還是留下了她的一大堆衣服(我想有許多是男友送她的)和一個三十吋大行李箱

雖然她說六月會拿觀光簽回來過生日

 

我很驚訝於她的捨得

但想想,

這真的很她骨子裡的風格

 

不僅外貌與我完全相反

連骨子裡也是

 

我的行李裡,太多"萬一需要的東西"

太多感情包袱

太多想要隨身帶著的過去回憶

(還好科技發達,否則我真會帶上相簿...)

總而言之,就是娘~ I know that...

 

Mai回到日本沒幾個月

就跟男友分手了

And she moves on...(I think... ^"^ )

 

而我依舊是我

駝著笨重的回憶龜速前進...

 

My dear friend~ 願妳一切都好!!

P1010612.JPG 

 

 

 

創作者介紹

【Navy Way】 貓與林檎之詩

Nai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