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在左右耳骨上的洞,

依舊不肯好好成為身體的永久,

總在每晚為了它們輾轉難眠,

左側右躺都會壓痛耳洞的傷口,

像是執意提醒我去年七月打洞的理由;

 

 

也不是發炎,

九個月了...

就是一個死硬脾氣不肯成為永久的痕跡。

 

 

 

皮肉痛都這麼難癒合了,

 

更何況是心...

 

 

創作者介紹

【Navy Way】 貓與林檎之詩

Nai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